VIP会员一折促销,仅需200元/年!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上海细胞疗法产业化加速 安全的标准化产品更具竞争力

上海细胞疗法产业化加速 安全的标准化产品更具竞争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6-24 浏览次数:0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日前批准了复星凯特公司的中国首个自体CAR-T(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细胞治疗产品新药上市申请,不仅提升了中国本土CAR-T研发企业的信心,也利好整个CAR-T生物制造产业链。

  以CAR-T疗法为代表的细胞免疫治疗,是当下医学界最前沿且极具商业化价值的研究领域,被称为继化学药物和生物药物后之后又一次医药革命,有望帮助人类攻克百年未解的癌症药物难题。

  近年来,细胞治疗在国际上的认可度迅速提升,也推动了我国细胞治疗产业的发展。随着我国鼓励创新以及更加开放政策的支持下,国内CAR-T上市步伐也将加快,尤其是那些能够实现生产流程标准化和规范化、安全有效的产品将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

  据预测,到2030年,全球CAR-T市场将达到218亿美元。而细数全球细胞治疗研究管线的分布情况,中国和美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细胞疗法的推进者和领导者,未来预计中国将会有更多的细胞治疗药物产品进入审查和获批。

  中外合作打造标准化工艺

  上海作为高端生物医药研发和生产的聚集地,优势显著,对加速促进CAR-T技术实现商业化发挥重要作用。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来自临床试验网站信息发现,在目前国内已经获得批准或进入临床阶段的近40个CAR-T疗法中,有一半是来自上海的生物医药企业,包括复星凯特、药明巨诺、科济药业、亘喜生物、赛比曼生物、恒润达生、上海细胞治疗集团、优迪卡生物等。

  生命科学技术公司思拓凡(Cytiva)细胞与基因治疗事业部总经理林澍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下细胞治疗采用双轨制管理,随着国家药监局对首款CAR-T药物批准上市,对于细胞治疗类产品的安全性和稳定性的要求提升,行业标准将得到进一步规范,产业化进程加速。”

  目前细胞免疫疗法的生产工艺相对复杂,是一个涉及多个环节的细胞处理和制备的过程,需要成熟的生物制造工艺、完善的自动化和标准化处理和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与此同时,由于物流和技术方面的成本高昂,业内预测,中国首个CAR-T疗法的定价可能高达100万元人民币,如何开发出能够迅速工业化的细胞疗法迫在眉睫。

  “细胞疗法在技术上已经取得了突破,最大的挑战是工业化。”一位前GE医疗生命科学部大中华区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抗体是很成熟的工业,但是细胞治疗仍然没有工业化,成本可能在70-80万人民币。”

  林澍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细胞治疗产品作为一种活的药物,产品的品质控制就尤为关键,任何环节的疏忽都可能造成细胞活性的降低,影响最终的治疗效果。同时制备周期较长,过程中细胞污染的风险控制、细胞品质的控制、如何实现从GMP厂房到临床点的来回运输以及整个生产周期的监测,都需要强有力的技术与完备的监管方案。”

  根据第三方数据,诺华CAR-T药物Kymriah和吉利德/凯特公司的CAR-T药物Yescarta的细胞制备周期分别为22天和17天。为获得符合全球标准的CAR-T制造工艺,国内的细胞治疗生物科技公司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与国外生物制药领域的工业巨头合作。

  目前复星凯特在上海张江拥有近1万平米的CAR-T产业化生产基地,配备全套思拓凡技术设备;位于张江药谷的西比曼生物将主要负责诺华的CAR-T药物的制造工艺。

  几年前,西比曼已联合思拓凡和赛默飞,开发适应自体和异体细胞以及基因治疗的个性化定制机可多元重组的配套生产工艺系统,并在上海等地布局完成了总面积7万平方英尺的GMP设施,拥有22条独立细胞生产线。

  上海细胞全产业雏形初现

  “上海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生物医药产业创新高地之一,生物医药产业作为上海市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支柱,产业创新要素集聚、企业链条齐备、综合配套优势明显。”林澍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去年思拓凡决定投资5亿美元加速赋能全球生物制药产业,并计划在中国的扩产。

  以上海张江细胞产业园为例,目前已经集聚了超过80余家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和机构,形成了细胞全产业雏形,覆盖了从存储、研发、科研临床到医疗应用的四大环节,成为中国最具创新活力的细胞产业核心区。

  统计显示,截至今年4月,近上海张江累计已获批15项细胞治疗临床批件,占全国比重超过四分之一。今年6月1日起实施的《关于促进本市生物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基因治疗、细胞治疗等高端生物制品的发展。

  “在细胞治疗生态圈中,不仅有制药公司巨头牵引着行业产业化发展,也有中外技术与平台的协同合作,推进商业化进程,同时一些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也在不断的突破创新,形成中国本土化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免疫疗法。”林澍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他还表示,一些药物研发合同制造商(CMO/CDMO)也开拓了为细胞与基因治疗的定制化服务,从质粒/病毒的制备到整个GMP生产的外包服务,加速了细胞治疗产品的合规制造的进程;同时作为细胞疗法至关重要的两端,很多科研机构与医院也投入大量资源,探索新靶点和技术方向。

  与此同时,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在吸引资本方面也更具优势。今年2月,西比曼完成4.1亿美元的私有化交易,从纳斯达克退市,投资方为云锋基金、泰福资本等;去年高瓴资本作为基石投资者投资药明巨诺;高瓴还认购科济药业股份,科济药业已于6月18日赴港交所上市。

  “目前细胞疗法成本高昂是因为生产工艺和流程没有改变,但我相信随着更多中国本土企业开发自己的CAR-T疗法,相应的生产成本也有望降下来。”生物基金公司Loncar Investments创始人布拉德·隆卡(Brad Lonca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在地下停车位上作画用的颜料是什么,怎么样才能不脱落? https://m.158tuya.com/news/2026.html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