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会员一折促销,仅需200元/年!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不定义音乐的《为歌而赞》,正在重新探索音乐生产与消费的关系

不定义音乐的《为歌而赞》,正在重新探索音乐生产与消费的关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6-07 浏览次数:0
东莞市私家侦探

  文|江小桥

  破3%。

  6月5日晚,浙江卫视和抖音联合出品的跨屏互动综艺《为歌而赞》收官百赞音乐盛典直播,用一个漂亮的实时收视率数字划上了一个句号。

  

  在此前十一期节目中拿下最受喜爱歌曲的9组歌手,唐汉霄、阿云嘎、邓紫棋、胡彦斌、太一、CORSAK胡梦周和马吟吟、袁娅维、龚琳娜、杨千嬅和余佳运在盛典舞台上回归,带来了冠军歌曲的重新演绎。最终邓紫棋的《超能力》,以1,274,631音符数获得百赞优萃金曲。

  而李宇春、吴亦凡、廖昌永、JonyJ等“爱乐挚友”的空降,更是为百赞音乐盛典带来了惊喜。

  

  两个多月前,这档特别的音乐综艺刚一亮相,其创新的百赞团点评歌手的机制就引发了一场有关好音乐标准的讨论,但接下来,人们渐渐发现这一节目的真正力量——音乐人与受众,音乐产业和传播渠道深层次、多维度的连接。

  也正是因此,节目自开播以来便领跑周六综艺档收视大盘,收视率从第二期开始持续破2%。节目正片网端播放量超10亿,抖音站内短视频播放量全季超100亿,平均单期正片播放量高达8000万,节目正片互动超3000万。而6月5日当晚的第12期收官百赞音乐盛典直播,各端看播数据更是迎来高光时刻,正片播放量突破5800万,实时互动量超过506万,抖音短视频播放超过10亿,全网收割达49个热点话题。

  

  在全球贸易中,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如同音乐行业一样,与流行文化浪潮、社会关系、商业规则以及科技浪潮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如此高频地重新定义音乐生产、行业规则、创作传播以及音乐消费之间关系。

  互联网带来的是音乐资源的普及,和音乐创作门槛的降低。所以我们能发现,中国的音乐人群体特征日益多元化,而抖音等新兴媒介的兴起,更是日益显现出对爆款歌曲的强大制造能力,但也正是音乐人来源进入一个极大繁荣期,新的音乐人和优秀的音乐也似乎更难脱颖而出了,曝光宣传与作品收益仍然是音乐人最关注的问题。

  《为歌而赞》通过创新尝试打破了这一僵局。它用“大屏首唱,小屏二创”,让音乐综艺与视频平台链接,让新歌宣发链路变得更快速,更高效,产生了更大的长尾效应;更重要的是,它让大量来自不同平台的音乐人都拥有了面向社交媒体环境及新兴观众群体展示自己的机会。

  他们是张信哲、杨千嬅、凤凰传奇、胡彦斌等知名专业歌手,也是唐汉霄、李昃佑、丁芙妮、余佳运、CORSAK胡梦周&马吟吟这些新世代的音乐人。

  他们经历了中国音乐产业从传统唱片工业到互联网时代的转变,以及音乐生产制造到传播媒介的更新换代。

  《为歌而赞》打开了更多的门,不仅让人们听见,更看见更多音乐和音乐人。

  这背后,其实也是大众的力量。这些音乐人和音乐的故事,成为这个时代的音乐新生态的注脚。

  唐汉霄:成为冠军后,他收获了听众,还有自信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唐汉霄都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有音乐天赋,但他可以确定的是,他热爱这件事。

  从小练习钢琴,初二开始自己写歌,2008年冬天唐汉霄更是拿到了《我型我秀》的全国总冠军。但之后他“消失”了,在幕后一呆就是12年。与张韶涵、徐佳莹等众多歌手的合作,他创作了《摩天大楼》《无名之辈》《让我留在你身边》《大雨将至》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但“歌红人不红”的标签,也贴在了他的身上。

  隐身幕后,对于唐汉霄是一个与长期以来的自我怀疑、自我否定和自我审视共处的过程。在参加《为歌而赞》前,唐汉霄的最坏打算也甚至是,不要垫底。

  

  但在节目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唐汉霄。在首期凭借原创歌曲《烂泥》拿下冠军后,第二期他改编热歌《绿色》,又以93个音符的亮眼成绩再次拿下冠军。更重要的是唐汉霄和他的歌曲,通过《为歌而赞》和抖音平台的二创玩法,被出圈传播。

  节目“大屏首唱,小屏二创”的跨屏互动模式,通过节目百赞团手握5.5亿粉丝总量的百位创作者们拍摄二创视频,实现节目内歌曲与大众的连接。通过这些二创视频,为歌曲持续带来新的解读和用户共鸣,扩大节目的种草人群辐射。

  节目播出后,唐汉霄的《烂泥》和《绿色》就在抖音站内借助百赞团的推歌动作,快速衍生大量UGC参与内容。而两首歌曲更是获得了404位抖音创作者和他们背后12.1亿粉丝流量的宣发资源。

  截止5月30日,两首歌曲抖音站内播放数据总和达到了11.2亿,相关话题歌曲话题播放总数达9.8亿,并因此影响全网,霸榜QQ音乐、酷狗、网易云音乐等多个音乐平台,登上B站、抖音热榜,成功二度出圈。

  

  这样一整套涵盖了综艺内容和综艺事件活动的创新机制,瞬时曝光歌手舞台并长效发酵,形成了歌曲的后链路宣发模式,助推了一首歌的持续宣发,也让音乐人被更多人看见。

  在《为歌而赞》第十二期百赞音乐盛典上,唐汉霄重新演绎了此前他拿下单期冠军的歌曲。《绿色》这首歌,唐汉霄找来了原唱抖音创作人陈雪凝合唱,从深情对唱到百老汇的变调,让这首歌有了全新的韵味,而在与抖音创作人ICE-杨长青合作的《烂泥》中,RAP的运用又增加了新的感染力。通过和抖音创作人的同台合作,音乐实现了破壁,展现出不同的魅力。

  表演结束后,华少用“宝藏歌手”来称呼唐汉霄,此时的他也开始变得越来越自信。“我更热爱舞台,更热爱表演。”

  唐汉霄把舞台表演视为一种排毒的方式,一直在这一过程中审视自己。现在,唐汉霄觉得自己可能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天赋,不仅是来自对音乐的感知,还有外在的认可,“当我通过《为歌而赞》发现,原来是可以有这么多的人喜欢上我的歌,我的歌也可以给大家带来能量,我觉得好像可以做好这件事情了”。

  李昃佑:我需要不断印证能力的机会

  即使是对于在抖音拥有501万粉丝的李昃佑而言,证明自己仍然是一个时常需要面对的问题。

  作为抖音上最出名的初代创作者之一,帅气的寸头小哥李昃佑见证并参与了抖音的成长,但他也遭到过唱功的质疑和否定,但直播间里朋友们的鼓励让他坚持了下来。

  现在,《为歌而赞》让李昃佑发现,他坚持的这条路可以通往更广袤的世界。

  在节目中,李昃佑是百赞团成员之一。但让更多人看见自己的机会,在节目进行到第十一期的时候到来。李昃佑以一个抖音音乐人的身份登上舞台,与歌手杨宗纬合作,完成了一首《念念》。

  

  杨宗纬略带沙哑的磁性声线,与李昃佑干净纯情的声音形成完美融合,无论是前奏的平缓,还是高潮的情感释放,都调适出了最动人的演唱。这首张韶涵的新歌《念念》,通过两位男声的对唱,诠释出对于旧爱的怀念与无法释怀的感伤。《念念》也拿到了全场第二高的音符数。

  

  “我印证了自己的能力”,李昃佑说。

  这一同台演唱的背后,也是音乐产业逻辑的变迁。传统唱片工业中,想要成为一个知名歌手,必须努力进入到唱片公司严格的系统中,但现在互联网让一切消尒,也让一切融合,一个音乐人的上升方向已经不再是传统唱片工业中的旧路径。

  不管是小众音乐人还是流行歌手,“卧室音乐人”或是选秀明星,《为歌而赞》在音乐行业、影视行业和抖音中间建立起了一道桥梁。音乐人们通过抖音的推歌和助阵,为他们寻找初期粉丝群体,也让音乐机构们有能见到他们的机会。

  在《为歌而赞》百赞音乐盛典上,李昃佑和众多抖音音乐创作者们再一次印证了自己。无论是开场时的群体表演还是之后和龚琳娜、廖昌永等专业歌手的合作,都意味着一种更为平等、健康的音乐生态已经形成,而《为歌而赞》正是这种生态的培养皿。

  在开场表演中,李昃佑唱了一首《答案》。这首歌,似乎也是一个这个节目的隐喻。

  丁芙妮:一次温和有力的托举

  和李昃佑一样,丁芙妮参加《为歌而赞》节目时也是百赞团成员之一。但在前几期节目,她一直没有参与点评,似乎没有什么存在感。但在歌手焦迈奇到来的那一期,局面被打破。作为焦迈奇的好友,丁芙妮面对百赞团对焦迈奇的犀利点评,勇敢地为他发声。

  更需要勇气的事情还在后面——登上舞台。

  此前,丁芙妮是一个有136万粉丝的抖音音乐人,一首《只是太爱你》曾被282万人翻唱。对于中国的音乐创作者来说,抖音已经是很重要的阵地,任何歌曲在这一超级平台的生态中都有它的方法去自然发酵。丁芙妮没有理由不去运用它。从2018年至今,丁芙妮在抖音已经3年,但她说,“除了《只是太爱你》之外,也没有太多拿得出手的”。

  在《为歌而赞》第十一期节目中,丁芙妮与张信哲合作完成了《爱就一个字》。演出前,丁芙妮感到异常紧张,“我很多年没有上台了,很久没有自己一个人这样站出来。好像也包括这些年其实音乐做的挺低谷的,比较黑暗。”

  

  因此在演出后,丁芙妮的感受是,“压力超级大,因为是从百赞团来的,最终能顶着大部分的恐惧勇敢起来。”从“百赞团”中的一员到站上舞台成为表演者,丁芙妮作为新世代音乐人,不断吸收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音乐养分,在与张信哲的合作中结出了缤纷的音乐果实。可以看出,在一个平等、丰富的舞台上,新世代音乐人可以通过努力获得的成长与进步。

  像丁芙妮这样缺少上升渠道和曝光机会,也是很多中国音乐人的缩影。《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显示,去年上半年排名前10的爆款歌曲总播放量达945亿,相当于全中国平均每人播放67次,数字时代的全民音乐记忆在抖音被塑造,但歌红人不红的现象也非个别现象。

  

  《为歌而赞》则搭建了一个舞台,正如丁芙妮与张信哲的合作,无疑是一次温暖有力的托举。一方面,节目提供了一个让新世代音乐人和知名艺术家同台的机会,并通过这样的舞台上首次实现了抖音音乐人和歌的同时推出;同时,通过新老音乐人的交流与碰撞,也帮助新世代音乐人找到了自己音乐发展的内容和方向。

  在《爱就一个字》的合作中,丁芙妮和张信哲的演唱,保有这首歌本身最本真的质感和情感体验,只加入了一些现代感的配器。通过交流,他们改变了原曲的调式与和声,当音乐响起时,张信哲清新的声线、丁芙妮温柔的嗓音,都找到了合适的位置。

  余佳运:感受音乐来自听众的生命力

  至今,余佳运的母亲还对四五岁的余佳运第一次唱泰坦尼克号主题曲记忆犹新,“普通话还没学会,怎么会唱英文的?”

  在外人看来,余佳运无疑有音乐天赋。他11岁时就开始参加歌唱比赛,16岁时就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歌曲《一分钟》,而从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后,音乐成了他最重要的人生陪伴。

  作为90后歌手和制作人,余佳运也有着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这一代人的共同天赋——网感。十六七岁的时候,余佳运就在他当时的偶像歌手方大同的贴吧上面发歌。

  随着抖音平台的兴起,余佳运凭着一首《和你》在抖音爆红。他还有过在抖音参与音乐宣发的实际操作经验,比如参加抖音热歌挑战赛翻唱《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还曾上传钢琴弹唱《和你》的视频作品,邀请网友合唱。

  作为音乐人,余佳运喜欢抖音的原因在于,抖音为音乐赋予了一种“听众的生命力”,“音乐没有高低之分,技术层面上有好和差,但音乐并不仅仅是一个技术产品,对于不同的受众,有不同的标准。但是他们都能共情,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参加了《为歌而赞》后,余佳运对于好音乐和音乐的传播有了更多的理解。

  第十一期节目中,出现了“张信哲x丁芙妮”、“杨千嬅x余佳运”、“杨宗纬x李昃佑”这样的梦幻联动。与平日里的各自为阵不同,当来自不同的音乐时代、平台,有着不同音乐风格的音乐人们,在一个平等的舞台上真实地发生交流与碰撞时,一首新的好歌就此诞生。

  

  “杨千嬅x余佳运”的《一生中最爱》堪称一次教科书般的翻唱,演绎出了新的感觉新的温度。而在收官百赞盛典上,他们俩又演绎了一个编排更大气和丰富的版本。“我的单曲循环更新了”,有网友说。

  《一生中最爱》播出24小时内,抖音站内歌曲话题视频播放量达到1.4亿,得到了140位抖音创作者,和背后6.2亿粉丝流量的助力推广。“以前更多的音乐被听见,现在是让更多的音乐人还要被看见”。

  《为歌而赞》将电视综艺与抖音连接,抖音的百位创作者将节目之外的歌曲推广和节目内容链接起来,这样的创新模式真正实现新媒介环境下的推歌效果。通过创作者对歌曲的理解及二次创作,再依托于抖音平台的大流量池,形成了强大的音乐宣发路径。在这样的宣发力加持下,能够真正让不同的用户参与其中,实现广泛而又深度的歌曲推广。

  “以后我推歌,肯定还是首选抖音。”余佳运希望自己的音乐能够被更多人看见。

  可视化和社交属性的短视频平台,正在影响和改变着中国的音乐产业,以及中国音乐人的生存和创作生态。

  音乐的生态不断进化,从CD、黑胶、到流媒体,再与视频融合生长,当音乐越来越频繁与其他内容载体进行融合,一首好歌的定义随之得到丰富,而我们能“看到”一个优秀音乐人,“听到”一首好歌的可能性,也在随之增加。

  CORSAK胡梦周&马吟吟:多元化审美生长出新可能性

  2018年的一天,CORSAK胡梦周忽然想为地球写一首歌。森林的宁静、水仙的倒影、宇宙的繁星这些意象在他脑中闪现,旋律也渐渐浮现出来。十分钟后,他写出了后来红遍视频平台及音乐排行榜的《溯(Reverse)》。他想告诉人们的是,当你难过失落的时候,要去感受自然,感受地球母亲的治愈。

  这首CORSAK胡梦周的首支单曲在同年的7月27日发布,找来了歌手马吟吟负责人声演唱。几个月后,这首歌在抖音和流媒体上火了。至今,这首歌在抖音站内使用量已经超过了1360万。

  但一档音乐综艺,让这首歌达到了一个新的传播高度。

  4月24日,他俩用首次合体的形式,在《为歌而赞》的舞台上重新演绎出了一种从空灵到情绪爆发的递进。当天,《溯(Reverse)》抖音话题播放量上涨到1.2亿,歌曲总播放量达到4865万,登上QQ音乐的音乐LIVE飙升榜和听歌识曲榜第一。《为歌而赞》,让人们重新认识了这首“热歌”,也重新认识了背后的创作者。

  胡梦周和马吟吟也在重新认识音乐。百赞团机制所代表的大众多元化音乐审美,让他们感到了真实。在胡梦周看来,百赞团的评价代表着大众最直接的感受,“这是我们作为创作者最想去接触到的人最想听到的声音”。马吟吟也同意这一观点,“音乐本身就是写给大众听的,它不是一个象牙塔里的东西”。

  

  在丰富延伸的场景中,面对一首好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找到人们对好歌的定义,是《为歌而赞》所主张的核心理念。它不一定是要树立统一的音乐评价标准,而是让音乐人与不同领域的抖音创作者聚在一起,在面对面的交流、投音符和评价过程中,彼此了解人们对一首好歌的定义,以此扩充对音乐的认识和审美。

  胡梦周以前学音乐时,会喜欢具备高专业水准、与众不同的创新音乐,但现在,他把音乐理解为是一种情绪的延伸,因此好音乐没有风格流派之分,只看是否能够满足情绪的表达和满足。马吟吟也认为,好的音乐情绪是相通的,并且能够跨越时间。

  

  

  而抖音上创作者们对《为歌而赞》那些优秀歌曲的二次创作,更让胡梦周和马吟吟欣喜,“这是抖音的魔力”。在大众的多元审美之下,音乐也呈现出多元的可能性,并籍由不同的创作者传达到不同兴趣、不同类型的受众。

  胡梦周说,“其实我们是一级创作者,一级创作者输入是你个人对世界的理解,但个人的作品接触到听众,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带来的是百花齐放。”他以凤凰传奇改编的《海底》为例,“原本暗色压抑的歌曲,被改成了一种充满希望的人间光明与烟火气,这就是音乐多元化和多样性的魅力”。

  胡梦周和马吟吟也在向人们继续展示着音乐的新可能性——在6月5日的《为歌而赞》百赞音乐盛典上,他们又带来了全新的《溯(Reverse吟唱版)》,重新编曲并加入了Rap与原有的空灵感融合,CORSAK胡梦周操刀Rap歌词部分并首次献唱饶舌部分。这还不够,他们又把《溯(Reverse吟唱版)》与反思网络/校园暴力的单曲《芯EmptyBullets》结合在一起,“治愈”的主题贯穿。

  通过抖音,音乐正在进行着更大范围的传播和重塑。二次创作,还反哺着创作者。胡梦周提到自己的创作,“大众会对一首歌代入自己的情绪和理解,可能和我的创作初衷有偏差,但也提供了很有趣的思路。我有时候会在他们的理解之上做三度创作,就变成了一个正向循环,扩展了音乐的新可能性。”

  《为歌而赞》:解决“囚徒困境”的一次“社交”探索

  生存和热爱,这是长期以来中国很多音乐人的囚徒困境。每个音乐人都希望能被听见、能被看见,有人在听、在使用自己创作的音乐。

  胡彦斌曾分析过音乐的走红渠道:“现在音乐走红只有三个渠道,一个综艺节目、一个OST、一个抖音”。

  《为歌而赞》尝试的是将这些渠道一一打通,通过台网双端的有效互动,让热度、话题、音乐及舞台关注度持续上涨,使节目维持着超长的生命周期。在这样一条新的传播链路上,台端综艺有效触达电视用户后,再通过抖音、抖音火山版、西瓜视频、今日头条、鲜时光TV等平台的联动,让音乐内容在不同的平台以多元化的表达与传播,既多点触达不同兴趣的受众群体,又实现了互联网上的全民创意,造就了用户们对歌曲内容的持续消费与创造。内容与传播的一体化,促成了音乐传播链路的“迭代”。

  而中国的音乐综艺发展到今天,一种观点是,也进入了一个音乐和音乐人之间的“囚徒困境”。

  在各种层出不穷的新模式下,音乐综艺确实在提振原创、造星、线下场景拓展等层面,已经成为音乐产业链上不可忽视的一环。但当下的音乐产业环境,大多在音乐内容的打造上,面临着节目制作上的一个重要瓶颈——平衡音乐作品与人的展现。

  

  《为歌而赞》无论是对歌曲的宣发,还是对音乐人本身的托举,都打开了新的上升空间。

  这个节目用可视化和社交的玩法实现了1+1>N的效果,背后结合了音乐综艺,以及抖音平台的音乐宣发能力、内容与产品的强互动玩法、抖音创作者生态。

  推歌,就是一个让好音乐找到受众的过程。因此,《为歌而赞》并不止是一个12期的电视综艺,而是通过“百赞团”将节目之外的歌曲推广和节目内容链接起来,同时通过精准触达圈层用户的方式进行歌曲宣发,百赞团成为音乐、音乐人与受众之间的桥梁,连接起的是内容和互动,既使得每个受众都能参与到创作演绎中,又能通过百赞团所代表的不同领域内容兴趣网,找到歌曲的最佳受众群体。

  在财经无忌看来,《为歌而赞》的最大价值,在于链接。内容和音乐如何链接到背后广大的普通受众,这是《为歌而赞》背后最核心的价值。

  百赞团成员陈铭在节目收官盛典上如此总结,每一个抖音上的人都是一道微光,也是有说话、歌唱、表达权利的人,《为歌而赞》对所有的人都无差别尊重,剥去外衣和名号,还原每一个人的初始状态来对话;而百赞团不仅是人,也是一道彩虹桥,折射出所有的光。

  社交延长了传播的长尾效应,互联网拉伸了传播广度形成了辐射效应。通过百赞团内容创作者的二次创作与用户的积极转发,可以让歌曲于节目播出后,持续在流量池中被长效推广,完成了一个内容被不同人群关注的扩散,实现了内容的最大化传播。

  从第一期唐汉霄的《烂泥》开始,《为歌而赞》持续量产爆款歌单。

  作为《为歌而赞》的出品方,抖音不仅为节目的百赞团和爆赞团输送了一批短视频创作者,还依托“大屏首唱,小屏二创”的跨屏模式,让百赞团百位创作者们拍摄抖音二创视频,帮助节目里的歌曲的首轮宣发,而他们背后,是5.5亿的粉丝,他们的再次创作和传播,让歌曲到达了一个更为广袤的空间。

  邓紫棋的《超能力》在《为歌而赞》首发后,登上QQ、网易云、酷狗、酷我等音乐平台排行榜前列,而在抖音的推歌话题播放量已经超过27.4亿。用杨迪的话说,这个数字意味着,以语速著称的华少一分钟最多可以说444个字,如果连续说歌里的“BIUBIUBIU”这句歌词,需要187年才能说完。

  而凤凰传奇版《海底》,则连拿网易云音乐飙升榜、新歌榜、热歌榜“三榜TOP1”,截止发稿评论区达45184条。话题#凤凰传奇版海底真好听#登上抖音热榜TOP1,截止5月30日,抖音站内歌曲相关话题视频播放量总和达11.8亿,音频播放量也达到了1.6亿的好成绩。

  而《为歌而赞》留下的启示,并不仅仅是互联网时代的音乐传播路径的变化,而是,如何定义好的音乐。

  

  在这一过程中,每一个音乐人的音乐审美、成长故事和个人魅力得以充分地展现,并通过互联网的社交传播形成音乐人的立体丰满形象。

  通过多圈层的音乐破壁交流、多声音的真实市场反馈以及多链路的宣发方式,无论是音乐的功能性延伸,还是音乐人本身的破圈,其活跃周期、呈现方式、受众群体等等,也在抖音体系的互联网环境中无限扩展。《为歌而赞》,让大众听到好的歌曲,也看到优秀音乐人的魅力。

  而能够带来多维度放大和裂变效应的社交,正在成为一个音乐综艺的未来式。音乐,无疑是人类精神世界中一面深广的湖泊。《为歌而赞》提供了一个观察和摸索这面湖泊的全新角度,透过这个角度去看,我们就会明白,那片湖其实比我们想象中更深更宽。

  音乐是我们丈量世界的方式之一。没有音乐,生命会是一个错误,这是尼采的观点。U2的主唱BONO则有一个更积极的说法,音乐可以改变世界,因为它可以改变人。

  而《为歌而赞》,改变的是人和音乐的连接。它将音乐人放到每个人身边,并让每个人和他们合奏。这些广大的合奏,发出的正是生活中那些无以名状的美好之音。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