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会员一折促销,仅需200元/年!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际动态 > 小说《彼时花落不相逢》虞长君 段竹心 完整版在线

小说《彼时花落不相逢》虞长君 段竹心 完整版在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13 浏览次数:507

全集正版阅读,在【万汇小说】这个微丨信丨工丨众丨号回复:2125,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第19章.迟爱

阿君。”程琳琅叫了一声虞长君的名字。

虞长君高大的背影,犹豫了一瞬,停了下来。程琳琅眸光燃起了一丝惊喜,连滚带爬地下床,从背后抱住了虞长君的腰,低低地呢喃:“相信我,阿君。”

下一秒,虞长君掰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将军夫人请自重,以后请叫我四王爷。”

程琳琅不敢置信,这话是由虞长君亲口说出了。

为什么,为什么,如今连阿君都不相信她了。

为什么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反而还和她过不去。她真恨,当时没有多捅她几刀。

程琳琅握紧拳头,泪水却惺惺作态地落了下来:“阿君,那个女人背叛了你啊,你为什么要因为她如此对我?“

听了这话,虞长君背脊猛地一僵,旋即回过头,盯着程琳琅,那冷峻的眼眸,一瞬间流露出一缕哀愁。

“因为段竹心是真的爱我。”虞长君微阖上眼,脑海中闪过段竹心的样子,深深呼吸后,猛地睁眼,笃定地说:”而我也爱她。“

语毕,不仅程琳琅愣住了,就连一旁的玲儿也怔了。

虞长君竟然爱小姐,多么荒谬啊。

她被打入天牢后,隔了两日,虞长君来找她,问她为什么笃定段竹心是被陷害的。彼时,她以为虞长君是发现了什么。却没想到却是这个原因。

她嘲讽地勾起唇,可一切都太迟了,小姐已经不在了。

虞长君回到东阁。

段竹心的卧房还是曾经模样,他坐在床上,一样样从床头小抽屉,拿出属于段竹心的东西。

她的东西很少,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王妃。

最后,在抽屉低层,翻出一件泛黄的白色的男人衣袍。边角处还有被火燎烧过的痕迹。

这件衣服,就是他认定段竹心与侍卫私通的证据。

而这所谓的证据,却是他自己的衣服。

衣袍内里,用银线绣了他的名字。他的每一件衣物,都有这样的标记。

玲儿告诉他,四年前,段景同程琳琅大婚时,他就是穿的这件衣服去将军府观礼。段竹心一直记得这件衣服,后来成为他王妃后,她就将这件衣服偷偷保存了起来。

她经常对玲儿说,王爷穿白色尤其好看,像神仙一样。

可就是她心中的神仙,用最残酷的方式,无情地结束了她的生命。

虞长君抱着衣物,将脸紧紧埋入其中。

当时他被嫉妒冲昏了头,竟然没有去查看一下,就赐了她毒酒,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未见到。她死之前,该有多痛,多冷啊。

虞长君,你真是畜生。

“心儿,心儿……“他低低唤着她的名字,颤抖的嗓音,泄露了他的悲伤。

砰砰两声敲门声响起,衬得这个夜晚更寂寞。赵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启禀王爷,奴才有事禀报。“

“进来。”这些日子,虞长君都在这间屋子待着,他知道如果不是要紧事,赵喜不敢轻易打扰。

赵喜推门而入时,虞长君端坐在桌前,又恢复了一脸平静。

“王爷,方才有丫鬟打扫王妃毒发的那间房时,发现了这个……“赵喜跪俯在地,双手呈上一样东西。

他有点战战兢兢,这些日子,王爷忽然让搜罗王府人将王府里和将军府里,所有有关王妃的事物。

发现这枚沾着血的玉佩,赵喜不敢耽搁,马上送过来了。

第20章.玉佩

玉佩?

虞长君快速接过,那是一枚材质很普通的玉佩,就连雕刻的图样也是中规中矩,并不出色。

虞长君以前从未将段竹心放在眼里,此刻更不能确定这玉佩是不是她的。

他摸着玉佩,细细摩挲,一些浮光片羽的碎片从脑中掠过,就是没有半点同这枚玉佩的印象。

但悔之一字,此时说为时已晚。

赵喜不愧是虞长君身边的贴身人,忙说道:“王爷,要不让玲儿姑娘过来认认?”

虞长君没有回答,猛地站了起来,几乎失态地朝门外走去。他等不及玲儿过来了,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枚玉佩的来历,其中又有何故事。

这应该对她很重要,不然不会随身携带。

玲儿受了些伤,被虞长君安置在了王府东侧的药房内。

”王爷。“

药房小童见虞长君来,吓了一跳,忙跪下迎接。

虞长君没理他,大步走进了里屋,推开了玲儿的房间。

大半夜,一个男人忽然闯入,玲儿被吓了一跳。看清来人后,又恢复了一脸冷色。

“这你认识吗?”

虞长君就一路跑了过来,衣襟都被汗水打湿了。他却不管不顾地将手上玉佩递到卧病在床的玲儿眼前,语气中带着不自知的期盼和焦急。

玲儿瞥了未瞥一眼,嘲讽道:“王爷的东西,玲儿这种粗鄙的丫鬟怎么可能认识。”

虞长君知道玲儿恨她,也未计较这个丫鬟的无理,解释道:“这是在心儿……死的地方发现的,我想确认一下这是不是她的东西。“

没人知道,说出这句话,他花了多大力气,那一瞬,胸肺中的氧气都想被抽空了。

听了这话,玲儿终于抬头,看向悬在虞长君手中的碧绿色玉佩。

她仔细地看了许久,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恐慌,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是小姐的。”

方才虞长君一直观察着玲儿的表情,他当然看出玲儿此刻在说谎。

但是她为什么说谎?

虞长君长眸微眯,不动声色地说:“是心儿的物件,那本王就收起来了。”

语毕,虞长君转身离开,一直跟在身后的赵喜,也躬着身跟了出去。

“王爷,那丫鬟明显在说谎,您为什么不揭穿她?”

路上,赵喜不解地询问,这风格一点都不像杀伐果决的四王爷虞长君。

虞长君望着黑夜里闪烁的启明星,声音淡淡地说:“这丫鬟连死都不怕,你觉得她要刻意隐瞒本王,本王能拿她怎么办,难不成还能杀了她吗?“

不是不能,是不敢。

这丫鬟是心儿曾经豁出命都想保护的人,他就是再生气,也不能动她分毫。

想自此,虞长君苦笑。

他为她改变了,可她再也看不到,听不到了。

这些都怨不得旁人,是他自己造的孽,他就要受着,用余生去悔恨,偿还。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请 |在| 微信公众号(万汇小说) 里 回复书号数字:2125
即可阅读《正版 全集》
感谢小伙伴们收看小编今天分享的小说内容
爱生活爱阅读,祝各位读者生活愉快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